瓶邪一生推

帅气的萌妹纸

【敲黑板】墙宣

#墙宣1.0#劳扩


大家好啊!这里是QQ吴羽策专属墙,墙号:3290212398,建墙日2018.2.4


确认了一下近三个月没有活跃的同墙【另外一个墙最后活跃时间在17年6月份】,因此以后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重墙,谢谢配合


"虚空可以六年没有最佳组合 但不能一刻没有双鬼"吴羽策(YuceWu),虚空战队副队长,生日12.22,是一名阵斩双修的鬼剑士,账号卡鬼刻,虚空双鬼之一,第五赛季出道,第八赛季和李轩获得“最佳搭档”,荣耀全明星之一


以下关于下单:

只要是关于全职吴羽策的单都可以投,内容不限,会有微审【真的只有一点点】,嗯……要是单子在24小时之后还没有发出的话……只能麻烦你们重新戳墙咯

格式【高亮】:

不特别说明一律默认不匿,圈蓝还是二维码,如果是二维码请自行备图

要记得把所有的话都放在一个气泡里说完哟!


下面是机组:

主机都在,一号机在线的时间除外

一号机玖枝登机时间在周五18:00左右至周日15:00左右

二号机木梓登机时间周一周二周三下午和周五上午


没事可以来找主机唠嗑,给你当树洞啊嘻嘻嘻,这里是新墙,有错大家可以指出来。欢迎投稿!劳扩


一个正经的群宣~欢迎小可爱的加入~

啊小可爱们除夕快乐哈。

我又来发群宣啦。

一个全职语c群。开卡拟开时期。其他的不开啦因为人少。群里神仙多不禁小白。这里一个不美丽的百花和一大堆神仙等着你。然后挂挂门牌号673799400

下面是群里的神仙们的欢迎啦。

呼啸唐昊:

“我陪你们几个打一局吧。谁先来?”看着这几个新人实在说不出什么场面话,干脆直接切入正题。
那几个孩子互相看了看,也没个人先站出来。有些不耐烦的摘下耳机“快点,在没人出来我走了。”终于有个孩子率先站了出来,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稍稍瞥了他一眼,抬手叫停“客套的话,就不要多说了,直接打吧。”
一连打了四五局,把这几个新人的大致水平摸了个底,离开前望向那个技术还不错的新人说了句鼓励的话“你还可以,继续努力。”
“谢谢唐队,以后我也要以下克上,请多指教了。”
停下脚步转身看到一张稚气又一本正经的脸,不免有些好笑。好,有种,我欣赏你。
“我们呼啸,要的就是这种以下克上的气势。”

微草王杰希:

结束了训练正打算出门,忽的接到电话,说是今年的新人到了,希望自己去见他们一面,也算是鼓励。毕竟他们的天赋摆在那里,值得微草去培养。

按照得来的路线提前十几分钟到了地方,等待着那些新人。这几个小孩倒是没让自己久等,来时也恰巧坐到自己身后那张桌子上,因而借着距离优势将他们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这些新人技术如何暂且不提,单凭这不骄不躁的心性,就值得让人期待他们以后的表现。

眯起眸子将面前剩余的奶茶喝尽,起身走到他们面前,屈指轻叩木质桌面。

“打扰一下。我是微草战队的队长,王杰希。”

“欢迎诸位加入微草。”

王不留行:

“跟随我吧。”
纯粹的黑暗笼罩身形,长靴踏地辗出轧轧响声。风声猎猎衣角划出凛冽弧度,抬眸瞥人一眼唇角勾勒细小弧度。不慌不忙抬手竖起食指,缓缓抵在唇边轻嘘一声。
二指并拢指节摩挲薄唇翕合默念咒语,璀璨星光照耀周身黑暗,宛若星河流泻于人指尖。眸光流转侧目视线与人相对,斟酌话语启唇似是期待。
“你属于微草。”

轮回孙翔:

“我靠,谁啊?”
被人拍了拍身子,打断了连击,拿下耳机随意挂在脖子上,颇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来人。
“招人的话? 这种不应该是队长和副队长来吗?我也要?”
本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没想到却是这种,突然让自己说这种话,脑中一片空白的皱起眉头,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道。
“喂,你”
“没错,说的就是你。”
“来一起拿冠军吧。”

轮回江波涛:

在一旁仔细帮着同行的自家队长整理好衣领,拉着人一同坐到镜头前。

带着笑意望向镜头,分神注意着应付工作人员的自家队长,见人有些局促,便轻车熟路接过话题。

—招新么?嗯……应该这样说,轮回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战队,虽然它崛起的时间比不上类似于霸图、微草、蓝雨这几个豪门战队……哦,我用“崛起”这个词应该没错吧?但是我坚信这些战队能够取得的成就,轮回一定可以达到,并且完全有能力超过。毕竟我们的战队还年轻。我们有最好的队长,最好的队友。新人如果来轮回的话,一定不会失望。

一叶之秋:

手执却邪迎风而立,红巾飘荡眸纳人身形,唇角漾起弧度,笑揽温存。昂首眉峰挑起盛气蓦地迈步蹬地,手旋战矛高举过头,气刃四散尘土飞扬,侧身横扫刮破他衣襟,落地回矛复出游动似龙,眼瞳微缩重心后移避开锋芒冷哼声跃起劈下,借助重力刺破那人胸膛迸开鲜血入花。心想该适可而止,驻矛而立递过一剂红药,唇齿起阖,语气沾入几分赞赏,俯首望向他眼眸。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还不赖。”

那人张狂笑意染上沾沾自喜,宛若初出茅庐的小mas,见他桀骜自得模样微敛眉,舌尖刮过齿沿挤出声轻啧,蓦地后迈步挑矛浮空,他躲闪不及摔至平地嗷嗷乱叫,观赏片刻终是不忍心握住他纤细手腕施力拉起。退后一步拉开身距,抱矛一改往日随和模样神色严肃。

“你的天资很好,但过于骄傲会让你失败。”

“谨记,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欢迎加入轮回。我是一叶之秋。”

霸图张新杰:

站在霸图的门口,看向来人,再看了看手表。
【离我们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三分四十秒,你没有迟到。】
看着面前有些紧张的人,嘴角微微勾起弧度。
【新人不用紧张,霸图不会吃人。】
旋即敛了笑容,严肃的看向面前的人。
【你真的决定好了加入联盟,加入霸图做一名职业选手吗?一但点头,那代表你已经做好准备把大半或全部青春都交于荣耀这款游戏。还请你仔细思量。】
看着面前的新人坚定的眼神,扬起一抹淡淡的笑,点了点头。
【我想我知道你的答案了,请记住,在你追逐荣耀的同时,荣耀也常伴与你的左右。】
【那么,欢迎加入霸图。】

嘉世叶秋(叶修):

靠在门边瞧着训练室里一脸专注的小孩儿们兴致盎然地做着那些外人看来枯燥无味的训练,偏头看向并肩而立的吴雪峰。

“今年新来的,我去试试水平?”

看他一脸无奈地笑了笑点头应允,递给自己一张账号卡,接过以后钻进训练室趁人不注意找了个空位登入角色,碰了碰旁边小孩儿的胳臂,在他因为训练被打断不耐烦地看过来之前先开口。

“我也玩儿战法,试试?”

雷霆肖时钦:

[新人吗?你好。]
微微颔首推下鼻梁上的眼镜看着面前的人微笑问好,朝人作了个手势示意跟上
[和我来吧。]
领着人到了里面,扫过一眼淡淡笑了笑,视线上移凝视墙上的队徽,在阳光下仿佛镀了层金,又是那么明朗
[雷霆不大,寥寥数人罢了。]
思绪拉回笑意敛了几分带上了几分严肃与郑重,抬手指了指身上队服上的队徽
[但我们相信自己的团队,那是——胜利的信仰。所以,要考虑加入我们雷霆吗?]

君莫笑

【来了?我等你好久。】
盘腿坐在一块巨石上笑眯眯的看着下头的人,晌午的阳光有些过分热情,来人的脸都被灿烂的光模糊了边界。顺手将刚刚闲来无事编成的花环戴在来人头上,单手撑住岩石边缘一跃而下。
【走吧,浪费在等待上的时间已经太多,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听见来人跟随的脚步声转头露出一个期待的笑,将背在背后的伞撑开举在两人头上,温柔的抹去人脸上的汗迹。
【可别拖我后腿啊,不过那也没关系,哥罩你。】

国家队张新杰:

【关闭电脑上的训练界面,放下鼠标做起了手操。电脑旁边的水杯还有还有四分之三,自己的眼睛却是在瞄接下来的赛程。】
【下一场的战术方案在昨天的复盘里已经确定,接下来的一些细微的调整和练习磨合。治疗是团队赛争夺的目标,那么接下来的比赛也用最严谨的态度守护自己的团队。】

【相信中国队会赢,那么你愿意来站到我的身边吗?】

浅花迷人:

斜躺于草坪半透几分慵懒。抬手拿下唇瓣叼着的浅绿叶片。半晌抬手支撑坐了起来索性靠在后方的树上。嘴角挑起适宜弧度带出一声轻笑,双指指腹搓捻打了个响指,稍扬了声调道。
「呦。小新人。要来霸图吗。」
侧了目光瞥见身旁鲜艳花朵,伸手拽下朵花。
「进来就给花呢。还给糖吃啊。不来白不来。——」

海无量:

“哎,来啦?”
冲来人拱拱手算是打了个招呼,随手拎了把椅子冲人比了个“请”的姿势招呼人坐下。
后撤几步抱臂站定,眯着眸子将人上下打量一番,抬着调子哼了一声表达认可,“小伙子身体挺结实,不错不错。不过怎么才来,真是可惜了……”故作惋惜拉长了语调,绕到人身后往人肩膀重重一拍压下那人话头,轻啧一声把话接了下去,“哎……年轻人不要那么着急,现在也不算太晚,欢迎你的加入。”

【一点感慨】我们记得

Dasiv:

关于男乓的一点感慨,昨夜就想写奈何实在身体不支起不来,所以熬到了现在,只是感慨。好奇整件事情经过的人可以稍微问问周围的人或者网上查查,应该都能找到。




【我们记得】


          ——2017.6.25




1.


我很少写很沉重的事。


因为仔细想想这应该是个励志的故事


学生们尊师重道,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为了自己的老师和教练可以放下自己的荣誉


一己之身不算什么。


然后上层人士点头称是


觉得年轻人就该这样!


不然咋整!




2.


然后就整了。




3.


我们记得有无数人发声


我们也记得更有无数人高谈阔论。


我们记得有人披着成熟有阅历的外衣指点


说这叫拉帮结派


我们记得有人一脸高姿态的指点江山


说这样意气用事才叫害人。


忍让懂不懂,迂回懂不懂


拿成绩才是第一位啊!你们这么闹才是害人啊!




4.


不懂。


我们只懂不争馒头争口气


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果所有不公都能忍


如果所有不平都能咽。


枉为人。




5.


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公。


而大多数的时候一些人为老不尊,


却还舔着自己仿佛用心良苦的嘴脸。


教育我们应该如何如何去应对这社会的险恶。




6.


可我竟然想问一句


这些所谓的人心险恶,又都是谁日益堆积?




7.


我们多渴望这是一个靠本事吃饭的社会。


然而当我们工作了


当我们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努力工作了


当我们因为碰壁死咬牙坚持的时候


却又会站出来无数的“前辈”告诉你。


要为人事故,要圆滑。


你本可以甩锅,你本可以逃避些责任。




8.


所以后来我们也学会了


对一些刚步入社会的小家伙们苦中作乐的说


这才哪到哪,社会本就是这样。


然而我们不会再说


你本可以推卸责任。


然而我们也不屑于学那些所谓的圆滑。


我们照旧死磕,哪怕抱怨不公却也不讨半点滑头。




8.


甚至,我们不屑于对这样的人圆滑。




9.


所以我们记得


我们被无数人嘲笑。


说你们还是太年轻。


然而,我们就是这样的一代人啊!


是,我们在网上的任何呼吁起不了什么用处


是,我们极力呼吁的事绝大多数都会被已删除而镇压。


然而我们还是要呼喊,要表态。


不为别的。


只为我们无愧于心




10.


我们首先要的,是一个态度。


哪怕他起不了什么用处。


然而在舆论的导向下。


倘若我们连态度都没有


又怎么会让和我们有一样态度的人知道


自己是对的。


自己不是一个人。




11.


因为我们怕


怕看着那些一开始和我们有一样想法的人


最后因为发现声音越来越少,而扭头开始折中


开始喊算了算了


开始止损。


再然后


如果有一天连声音都没有了。


那才是真的没有希望了。




12.


即便事情无法更改


亦或者,我们无能为力


但是只要有声音


这好歹不是一座死城。




13.


我是个很少诅咒人的人


但是此时此刻我却不得不说一句


我们该庆幸,那些毒瘤至少比我们年长。


他们会在我们之前老去


会在我们之前退休


会在我们之前死去。


就像有人说的。


三五十年过后


我们还活着


他在盒里。




14.


可是我们却也不能总看着。


就像一群键盘侠站出来指着我们鼻子骂一样


你行你上


再或者


你们在这里发声。你们又干不了什么




15.


是的


我们干不了什么。


所以我们只能好好学习


所以我们只能好好工作。


因为这次事


因为这次拿到好成绩的和出去想把班主任找回来的男孩子和女孩子已经告诉我们了。




16.


做好我们该做的。


可以这么棒。






【只一点感慨,语无伦次,不知如何感慨。只希望我们会更好。就像我老大告诉我的那样,万幸,我们长大了,我们总可以做些什么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再次声明,仅仅只是自己一点感慨,不用爱心人士跟我讲道理,如果是来告诉我和我三观不合来教我做人的话就省省,送您一句:SB,滚。】

【韩叶】一个相声

一个摸鱼的:

发个喜庆点的给自己攒点人品,充满了粉似黑和重度OOC,看个乐儿!看完别打我,黄段子看不懂也别问(x

有些老段子借鉴了记忆里的各色相声,但是想不起来都从哪段儿来的,也不知道该怎么标(喂

总之大家去听青曲社嘛B站链接这里走→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44176/index_1.html




叶:我是叶修,这位是韩文清韩老师。

韩:我是韩文清。

叶:下面由我们俩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韩:哎,给大家道好了。

叶:刚才上来的呢是我们社的黄少天和喻文州。

韩:是这二位。

叶:两位也是我们社的台柱子之一,多少观众慕名而来,就为听他们俩讲上一段相声。

韩:对,讲得很不错。

叶:尤其是这个逗哏的黄少天,就是个儿不高那位,我跟他的师父颇有渊源,算起来他是我的下一代……

韩:别占人便宜了,你就说人家辈分比你矮一辈不就完了。

叶:对,他就是我的下辈子。

韩:这还不如下一代呢。

叶:总之吧,他的师父跟我是挺好的朋友。魏琛,就是他师父,大家都认识,有时候兼职报幕的那个猥琐中年男子就是魏琛……

韩:魏琛是岁数不小了,可是猥琐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叶:就是说他那个气质,出类拔萃!可能常听相声的老观众对他比较熟悉,早年呢这个魏琛也算是很有名气的逗哏演员,和他的搭档方世镜以一口三俗相声流窜在周边各大城市,据说有一回警察扫黄直接就进了园子……

韩:停停停停停,警察扫黄进相声园子干嘛啊?

叶:警察走错了。

韩:快得了吧!

叶:我就是夸张一下,夸张一下。别看咱们现在观念开放了啊,要是把魏琛当年讲的那些个段子拿过来,也照样超过18禁直奔25禁!

韩:这也太夸张了。

叶:所以我们一般安排魏琛讲午夜场,这个时候一般没有带小孩儿的,都是一些向往夜生活的青年男女,我们魏琛魏老师也向往这个夜生活,既向往夜,又向往生……

韩:合着他不想活了是吧!

叶:黄少天就是魏琛的得意弟子,虽然没有完全地继承魏琛的猥琐……

韩:我怎么听你口气还挺遗憾?

叶:但是黄少天有一项别的绝活儿,想必大家刚才听了他一场相声已经感觉到了吧,他这个绝活儿呢,就是口技。

韩:就是贯口。

叶:不然还能是什么?

韩:还有什么?

叶:我以为你想说是“那个”。

韩: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叶:我说的就是贯口。

韩:那你跟我这儿掰扯什么呢你!

叶:贯口虽然是相声演员的基本功,但也有讲得好和讲得不怎么样的,黄少天的搭档,给他捧哏的喻文州,当年就以贯口讲得特别差而出名。

韩:有因为这个出名的吗!

叶:喻文州呢也算是魏琛的挂名弟子,魏琛以前常说啊这个喻文州不仅口活儿不好,手活儿也不怎么样……

韩:停停停……

叶:然后魏琛就对他严加调教……

韩:——停!

叶:怎么了?你喊什么呀你?

韩:我看你就够25禁的了!那能叫手活儿吗!他那是快板打得不好!

叶: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韩:你还挺能借坡下驴。

叶:借坡下你。

韩:你说什么?

叶:潘闲邓小驴嘛,我这是夸你。

韩:咱能别老整这25禁的了吗?

叶:喻文州在魏琛手底下刻苦学习,后来总算找着了自己的方向——使用伦理哏。

韩:这个方向也是很狭窄啊。

叶:有一次魏琛想要试试他这个徒弟,专门给喻文州捧了回哏,好家伙啊,喻文州连着给魏琛使了三十三个伦理哏……

韩:他俩在台上没干别的光喊爸爸了是吧?

叶:你想想魏琛这么猥琐的人,向来只有他占别人便宜,这回被喻文州连占三十三回便宜,当场他就宣布喻文州出师了。

韩:嗨,出师也够不容易的!

叶:相比起来啊,黄少天的经历就比较平坦,像A罩杯一样平坦……

韩:不用加后面那个形容词知道吗。

叶:黄少天的口活儿啊……口技……贯口行了吧!他这个贯口是我们社内一绝,讲起来是如同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韩:是这个意思。

叶:——顺着下水道就出溜走了。

韩:这像话吗!什么叫出溜走了?

叶:形容他这个顺畅啊,社内一绝,谁听了都得竖大拇指。

韩:这倒是。

叶:因为他贯口讲得好,我们还送了他一个荣誉称号——jian圣!

韩:唉,他还是继承了魏琛的精髓。

叶:你什么意思你。

韩:我什么意思?送人荣誉称号有叫贱圣的吗!

叶:不是那个贱,你看看你思想多肮脏,是jian人的那个jian!

韩:还是那个贱。

叶:人剑合一,懂不懂,古龙老先生说,这是使剑的最高境界!

韩:那你说宝剑的剑不就完了!

叶:因为黄少天的嘴快,一剑霜寒四十洲,啪啪啪啪啪啪啪,剑影重重令人心驰神往,所以有了这么一个荣誉称号,剑圣。

韩:其实称号挺好,就是你能不要老把重音放在前面那个字上吗。

叶:而且黄少天也非常的喜欢助人为乐。我们这些个讲相声的,虽然严格遵守排班表,但是也偶尔会临时发生一些情况,导致不能上台演出。

韩:对,可能家里有事儿,或者有个头疼脑热的,就没法演出了。

叶:是,比如我们韩文清老师,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能出台……

韩:你才有那么几天呢!还有那能叫出台吗?我点你一回二百块钱你乐不乐意?

叶:我乐意!

韩:我不乐意!

叶:我不就这个意思嘛!你意会一下!

韩:有话好好说!

叶:反正吧,每次大家一有什么毛病呢,比如韩老师吧,他就喊黄少天,“哎那个剑圣啊!剑圣!剑圣!你有空没有?”黄少天通常比较愤怒:“有事儿说事儿!喊什么喊!”敢跟韩老师发脾气,他也是非常勇敢。

韩:搁谁谁不发脾气啊,有老管人家叫外号的吗?

叶:“剑圣啊,这个我今天晚上排班,但是临时出了那么一点点情况,你能不能替我一下?”黄少天就问了:“什么情况?”“人家不好意思说嘛~”

韩:我恶不恶心啊!

叶:黄少天说行行行算我怕了你了,你多长时间的节目,我替你吧!

韩:我是大概三十分钟的一个相声。

叶:“行行行那我上去说十个贯口。”

韩:十个贯口?不嫌累得慌吗他!

叶:要不怎么说人家这个嘴皮子利索呢!以后大家要是看见黄少天一个人走出这块帘子,那肯定就是有人临时出了问题,黄少天代他出台啊不上台,是相当喜欢助人为乐的一位小同志。

韩:真是辛苦他了。

叶:他呢,还有一个不那么广为流传的外号。

韩:怎么还有?

叶:因为他这个相声里的段子经常讲得出其不意攻其无备,而且又姓黄,所以在我们后台,人称——黄段子。

韩:他怎么就没有一个正常的绰号呢他。

叶:大家可以看出来啊,黄少天在我们后台那是很受欢迎。而且观众朋友们也很喜欢他。

韩:是,观众缘不错。

叶:肯定的呀,人家年轻活泼,长得又勉强算是英俊,当然招人喜欢。

韩:什么叫“勉强”啊!没有这么夸人的。

叶:我们社还有一位真英俊的。

韩:哪位?

叶:周泽楷周小帅哥啊!那可是我们引以为傲的脸面!

韩:是啊,您丢的脸面都得靠人家周泽楷补回来。

叶:韩老师你怎么这么烦人!听我说完行不行!

韩:行行行,你说你说。

叶:每次周泽楷演出的时候,台下都坐满了大姑娘小媳妇儿,一个个都穿得特别漂亮,还都化妆来,光彩照人的,我们摄像师傅镜头都不冲着台上,光冲着台下了。

韩:这摄像师傅也是个不靠谱的。

叶:所以我们后来就换了一个摄像。

韩:换了一个,效果怎么样?

叶:效果很好!新来的师傅一秒钟都不挪镜头,从相声开始到结束,一直对着周泽楷,拍出来的成片那是相当的清楚。但是还有一个美中不足。

韩:这不是挺好吗,还有什么美中不足的?

叶:这个新摄像师傅是一个基佬。自打他来了以后,我们男同志上厕所都不敢低头。

韩:也不怕尿歪了。

叶:小便池上有靶子。

韩:你们上厕所是练射击去了是吗?

叶:反正周泽楷上台演出的时候一般都是我们最清闲还最赚钱的时候。

韩:这话怎么说呢?

叶:这个周泽楷正好跟黄少天相反,嘴皮子不太好使。用粗俗一点的话说啊,就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但是凭着对相声的一腔热爱,他还是拜师学艺,最后站上了这个台子。

韩:也是很不容易。

叶:但他说话啊还是不太灵巧,怎么办呢,我们社里头给他一合计吧,想出了一个适合小周的新形式。

韩:对,大家群策群力地帮忙。

叶:这个新形式也很简单。来来来韩老师跟我表演一下。我演逗哏的江波涛,你演周泽楷。

韩:行吧,怎么演?

叶:就是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回答“嗯”,就行了。

韩:这么简单?

叶:就这么简单,那我可来了啊!

韩:来吧!

叶:“哈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江波涛,这位是周泽楷,我俩可想死你们啦!”

韩:嗯。

叶:这时候掌声和尖叫就响起来了。

韩:这是怎么回事儿?

叶:你想啊,场下坐的都是姑娘,听了这话一开心,那可不得鼓掌尖叫吗?

韩:原来是这个意思。

叶:对,那我接着来了啊。

韩:来吧。

叶:“今天小周有个事情要跟大家讲。”

韩:嗯。

叶:“就是我们社里推出了一项新活动,是专门为各位观众朋友们设置的福利。”

韩:嗯。

叶:“具体呢,就是让小周签名五块,跟小周合影十块,和小周拥抱五十。”

韩:嗯……等等?你说什么?

叶:签名五块,合影十块,拥抱五十,你对这个价格不满意吗?

韩:这都什么福利啊!

叶:还有包夜五百。

韩:比你贵。

叶:持相声社入场券我俩加一块儿给你打八折。

韩:快别说了!就没有这样的!就这么说相声?

叶:对啊,说完以后台下的姑娘们鱼贯而上,五块十块,十块五块,五十五十……江波涛就坐在旁边点钱,不一会儿一场相声的时间就过去了。

韩:又清闲又赚钱?就是这个意思?

叶:多好,大家群策群力出的主意就是好,俗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古人诚不欺我。

韩:我要是诸葛亮非弄死你们。

叶:当然了这也不是寻常现象。

韩:这不能是寻常现象。

叶:我们相声社这十年来确实是不断地招纳了很多像黄少天啦周泽楷啦这样的年轻演员,但真正从一开始就扛起这面旗的还得是老抗把子们。

韩:对,老一辈的功劳很大。

叶:像老魏这样的我们就不说了,相声界的裤腰带,说出来不是很光彩。

韩:等等,什么叫相声界的裤腰带啊?

叶:心系下三路嘛。

韩:……的确不太光彩。

叶:我们社有这样一位老资历的演员,前几年他搭档身体不好离开了舞台,他呢也暂时休整了一阵子,最近被我们这个韩副班长重新招到了这里。

韩:副班主。多大了还当班长。

叶:人老贼心不老嘛。

韩:没有贼!

叶:韩文清老师重新招到了这一员大将。大家应该也都猜到了,这个人呢就是我们社里负责端茶倒水摆果盘的那个扎小辫儿的姑娘……

韩:那是陈老板,你再说陈老板扣你工资了。

叶:反正给得也不多。

韩:也别破罐儿破摔啊!摆果盘的是陈老板,新来的那个是另外一个扎小辫儿的,人家是男的,叫张佳乐。

叶:对,张佳乐张老师,我跟他也很有一段渊源。

韩:你怎么不说你跟他有一段姻缘呢。

叶:我这不是怕你羡慕嫉妒恨吗?

韩:我犯得着吗。

叶:我跟张佳乐老师认识得比较早,虽然没有跟韩文清老师认识得早啊!

韩:说了我不在意你们那个。

叶:韩老师就是矜持。张佳乐他就不是特别矜持,早先在我们圈子里号称搭讪之王啊,看见街上有漂亮小姑娘我们就派张佳乐上去,“嗨美女,一起出去玩玩儿?”

韩:这也太不矜持了!

叶:人家姑娘一看张佳乐,立马欣然接受啊,“好啊好啊,你这头发哪儿剪的?咱俩一块儿做个指甲去呗?”

韩:又被人当女的了?

叶:是啊,没辙啊,张佳乐老师长得比较清秀,经常被人认错。之前有一次我们后台聚众赌博玩抽王八……

韩:等等,聚众赌博……玩抽王八?

叶:不刺激吗?

韩:我们这些个讲相声的也是很单纯啊。

叶:其中就有张佳乐老师,张老师连着输了三十三把。

韩:他输一把喻文州使一个伦理哏是吗?有输这么多的吗?

叶:你不知道。我跟大家讲啊,这个张佳乐老师,运气特别的不好,就是我们俗话说的RP低,点儿背,一般人轻易达到不了张佳乐老师的境界。

韩:怎么说呢?

叶:你看那一回张佳乐输了三十三把,我们贴纸条就不过瘾了……

韩:贴纸条幼稚不幼稚,你们怎么不喝凉水呢?

叶:也喝了。

韩:还真喝了?

叶:我们一合计,光贴纸条太没劲了,要不然让张佳乐老师去大冒险吧。出门左拐再左拐有一个公共厕所,张佳乐进去以后,可以发挥特长跟人搭讪,“嗨,朋友,吃了吗?吃的嘛?”

韩:你们损不损啊?谁出的这个馊主意?

叶:老魏。

韩:我就知道!

叶:张佳乐老师也是很实诚的一个人,打点精神就进去了。公共厕所,站在小便池边上,喝凉水喝多了嘛,他就寻思着要不先使用一下厕所的本职功能……

韩:心理活动不用讲这么仔细。

叶:当时正好是下午,没什么人,张佳乐等了半天,手都累了。

韩:干嘛呢他!

叶:太三俗我就不说了。

韩:知道三俗你还提!

叶:张佳乐老师左等右等,终于进来一个人,男的。

韩:这不废话吗,男厕所!

叶:要不怎么说张佳乐老师运气不好呢。太不好了,真的。

韩:来个男的怎么就运气不好了?

叶:这个男的是我们新来的摄像师傅。

韩:……这得是造了多大的孽啊。

叶:张佳乐当时也是新来没几天,他也不认识人家,人家也不认识他,鼓起勇气就搭讪吧,“嗨,朋友,吃了吗?”结果摄像师傅嗷地一声就跑了!

韩:他跑什么啊?觉得尴尬?

叶:他看见张佳乐的小辫子,以为自己进错厕所了。

韩:这叫什么事儿啊!

叶:张佳乐原来的搭档孙哲平老师离开我们去天堂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们都很想念他。

韩: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去天堂?人家是去杭州工作了!

叶: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嘛。

韩:没有这么说话的。

叶:这从侧面也证明了张佳乐老师的确是一位老牌子的演员,但是长相很年轻,可谓才貌双全,德艺双馨。

韩:现在德艺双馨咱们不能乱用。

叶:韩文清老师真懂。

韩:都是你科普的。

叶:惭愧惭愧。我们社里还有另外一位老牌子的演员王杰希老师,他的长相就颇受诟病。

韩:诶,这个“颇受诟病”是什么意思?

叶:就是王杰希老师站在台上不说话观众就可以笑三十分钟的意思。

韩:观众笑点也真是持久。

叶:王杰希老师是这样的,两边儿眼睛不太统一,你看他左脸,赵薇,你再看他右脸,完了,孙红雷。

韩:这不光是眼睛不统一了这个!

叶:反正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前阵子王杰希老师的固定捧哏搭档方士谦老师回家生孩子去了。

韩:等等,我记得方士谦是男的啊?他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功能?

叶:他媳妇儿生孩子,他回去伺候。

韩:你早说不就完了。

叶:方士谦先生也跟我们一样是比较老一代的演员了,这几年也得了不少奖项,加上身体不大好,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告别舞台把场子留给年轻的小辈。

韩:令人肃然起敬啊。

叶:王杰希老师难受得两只眼睛都一边儿大了……

韩:咱能别提这个了吗!

叶:所以我们上个月就给方士谦老师办了一个追悼专场……

韩:哎呀这可太晦气了,刚伺候完月子就没了?媳妇儿得哭死吧?

叶: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韩: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追悼专场——那叫纪念专场!

叶:行行行纪念专场行了吧!

韩:就是这个!

叶:就在这个纪念专场上吧,我们俩也上去说了一段。

韩:对,我们都跟方士谦关系不错。

叶:纪念专场比较严肃,我们上去之后都得先鞠三个躬……

韩:得,还是追悼专场。

叶:那你说,你说鞠几个躬!

韩:压根儿就不用鞠躬!你得就地磕仨响头!

叶:第一个头,方士谦你怎么走得这么早啊!第二个头,方世镜也是个无情的人儿啊!第三个头,留下方锐自己可怎么办啊!

韩:真难为你了,能在咱们这儿找着三个姓方的。

叶:给方锐捧哏的林敬言林老师最近也在踅摸着去干别的呢,我们这个相声行业啊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人流量比较大。

韩:让你做好安全措施你不听啊。

叶:说什么呢你!

韩:人口流动比较频繁!不要随便缩写!

叶:哎,就是这个意思吧。有的时候啊就会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干这行,就萌生了退意。

韩:自我检讨。

叶:想开了的呢,就继续在这儿站着,想不开的呢……

韩:想不开的怎么了?

叶:就……就继续想啊!

韩:你说点儿正经的行不行!

叶:林老师还在考虑,我们也尊重他的想法,他头两天还跟我们说呢,说要不以后就在我们隔壁开个火锅店,老同事去一律打九九折。

韩:还不如不打呢,至于这么抠吗。

叶:林敬言老师永远是我尊敬的艺术家。他当年和方锐刚搭档那会儿,也说得一口三俗段子,号称能接下魏琛和方世镜的班,警察扫黄也进过他俩的场子……

韩:警察又走错了是吧?

叶:对。

韩:警车也该配个导航了。

叶:这十年来我们这个相声社是有来有去,兜兜转转,停停走走,有的人暂时离开了我们,像是方士谦老师,孙哲平老师,有的人还留着,从最困难的时候到现在有这么多观众来看,能坚持十年也是非常的不容易。

韩:的确。

叶:韩文清老师也跟我过了十年……

韩:别说得这么像两口子。

叶:胜似两口子!

韩:没这事儿!

叶:韩老师害羞,大家不要介意。我们俩其实认识得比十年还要久,中学时还同班过。

韩:算是发小儿。

叶:从小韩老师就长得这么……嗯。

韩:你嗯什么?

叶:我思考一下怎么夸您,要是夸不好我怕我死在这台上头。

韩:今天这么喜庆的时候,我保证不打死你。

叶:谢谢您手下留情……其实这都是开玩笑,我跟韩文清老师私下里也不常拌嘴,天天台上拿韩老师砸挂,台下也得歇会儿。

韩:是,都不是黄少天,得缓缓嘴皮子。

叶:上次我们俩在台下候场,俩人都挺闲的,一人拿一个手机开始刷微博。

韩:忒闲得慌。

叶:然后突然就上来了两个小姑娘,抱着个东西,看着特别紧张,走过来问我们,“是叶修老师跟韩文清老师吗?”

韩:是我俩。

叶:人家说,“没见过你们这么安静的时候,都认不出来了。”我怕韩老师尴尬,就替他圆场,我说韩老师不说话的时候是比较恐怖,但是他内心很温柔,那话怎么说来着,我很丑但我……

韩:有这么替我圆场的吗?刚不是说好了在台下不拿我砸挂?

叶:顺嘴了。

韩:注意点儿!

叶:结果人家俩人没理我这茬。

韩:都习惯你不着调了。

叶:其中一位姑娘掏出一个比划起来大概这么长的东西……

韩:25禁的话题还没结束是吗?

叶:递到我手里来,原来是一面锦旗。另一位姑娘说这是专门给你俩做的,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不要嫌弃。

韩:这是一片心意。

叶:对,非常感动,我就抖开了一看——

韩:写的什么呢?

叶:德艺双馨!

韩:去你的吧!

 

END